股市(炒股)入门_学习股票知识_炒股入门基础知识_k线基础知识_贰玖股票学习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顶部

股票入门 > 股票投资 / 正文

常熟发债 东城区合同欺诈罪

admin!! 2020-10-17 股票投资 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东城区合同欺诈罪自古以来,中国都是“人情社会”“关系社会”,人们遇到事情的第一反应是找关系、疏通人脉,甚至不惜花大价钱作为“沟通”关系的成本。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对于特定的案件,关系确实让少数人尝到了“甜头”。但是在当下,结合我国现阶段的刑事司法现状,当事人希望通过“关系”解决问题,不仅可能帮不到你,甚至会误事害人!

  律师与办案机关的沟通分为两种:合法、正当的沟通并不涉及“关系”范畴,是律师依法行使辩护权,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本文所指的“关系”,是指通过违法、违规的关系运作,企图与办案机关“勾兑”,以追求“法外开恩”的处理结果。

  根据我们办理众多诈骗类大要案的实务经验,我们认为,对于,尤其是“重大、复杂、疑难”的,“关系”可能会在程序方面为当事人提供一些小便利,但想让办案人员违法、违规,冒着“丢饭碗”甚至是“牢狱之灾”的风险,为当事人作出无罪、罪轻的处理结果,关系是行不通的。

  一般的会经过三个阶段,即侦查阶段(公安)、审查起诉阶段(检察院)、一审阶段(法院)。以与辩护相关的核心节点进行细分,包括公安机关的立案、侦查、拘留、呈请检察院审查批捕、检察院作出批准逮捕决定、公安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院退回补充侦查)、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审判。

  在的上述流程中,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看似各自独立、各司其职,但实际上具有特定的利益、责任的牵连。了解其中的利害关系,才会明白为什么“关系运作”对于是行不通的。

  首先,刑事立案的核心是公安机关掌握了初步的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发生。而在实践中,公安机关在立案时,往往也掌握了初步的证据,常熟发债证明犯罪事实是当事人所为。而立案后,进入侦查阶段,侦查阶段与刑事辩护相关的核心节点是拘留、逮捕、移送审查起诉。

  拘留意味着公安机关基本上锁定当事人为犯罪嫌疑人,在拘留后公安机关会对当事人进行讯问,并通过其他侦查手段收集当事人的有罪证据,证明当事人应受刑事处罚。公安机关通常会在拘留后30天内,呈请检察院批准逮捕,检察院通常会在7天内,作出捕或是不捕的决定。

  这里说到了问题的核心,当事人被批捕前的37天,是律师为当事人进行辩护的黄金期,业内通常称之为“黄金37天”。

  黄金37天之所以一再被强调,原因在于检察院一旦批捕,即意味着检察院基本认可了公安机关的认定,认为当事人是犯罪行为的实施者,是应受刑事处罚的责任人;同时检察院一旦批捕,常熟发债也意味着当事人后续若被认定无罪(暂不讨论无罪类型),检察院需要和公安机关一起承担错案追究的责任,并且检察院将成为国家赔偿的主体。

  显而易见,检察院一旦批捕,将会使其和公安机关成为“一条绳上的蚂蚱”,案件虽尚未提起公诉,但检察院在事实上已经承担了和公安机关共同证明当事人有罪的责任。若无充分的事实、证据、法律依据,公安机关、检察院都不会“打自己的脸”,冒着国家赔偿、错案追究的责任,去为当事人争取“法外开恩”。

  案件被提起公诉到一审阶段,代表公安机关已经收集了“充分”的证据证明当事人有罪;检察院经过审查,认为指控当事人构成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在此情况下,公安机关、检察院将继续承担证明当事人有罪的责任。此时想要通过关系运作去沟通公安、检察院必然是行不通的;想要通过沟通法院解决问题,存在两个无法解决的难题:

  其二,法院在没有充分的事实、证据、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如何能够解决公安、检察院的指控,尤其是检察院,其对于法院审判活动的合法性具有监督职责。

  而一些不明是非的当事人,在检察院已经批捕、甚至案件已经到了审查起诉、一审阶段,仍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利害关系,盲目的希望通过“关系运作”解决问题。实务经验告诉我们,这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同时会错过为当事人进行辩护的黄金时间,误事害人。

  所以说,错案追究和国家赔偿责任的规定,已经在客观上使公安机关和检察院成为“利益共同体”,共同承担证明当事人有罪的责任。关系运作如果能够有效的解决此类案件,意味着经办人员不仅冒着刑事犯罪的风险去帮你“运作”,同时还要承担错案追究的责任。在错案追究和违法犯罪的双重压力下,办案人员不可能铤而走险的去“帮助”当事人。

  “假关系”与另一个问题是联系在一起的,即有的当事人认为,遇到可以先搞关系,如果关系运作失败了,再去委托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介入也不迟。这样的逻辑看似“万无一失”,但实际是在“害”当事人。

  对于,律师越早介入越好,这不仅取决于刑事诉讼程序越往后推进,办案机关作为责任主体的责任范围越大,辩护的难度也相应增大;另一方面,没有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的介入,没有通过有效的会见、沟通、指导,当事人难以合法、有效的应对办案机关的讯问、侦查。同时,没有律师与办案机关的合法沟通,提出针对性的辩护意见,提出有利于当事人的调取证据申请,案件也难以向有利于当事人的方向发展。常熟发债

  无论是“假关系”,还是家属关于“先找关系,再找专业律师”的选择,都会在案件的初期(包括黄金37天以内)错过辩护的佳时机,等到案件“烂尾”了,才想到找专业律师去“力挽狂澜”,结果可想而知。

  对于“假关系”的情况,本文不过多赘述,笔者根据实务经验,简单谈谈这类案件的特点:首先,律师在接案时会向当事人明示或暗示自己“有关系”,可以通过“协调”来“搞定”案件,或者是“有关系”的中间人直接为当事人安排律师;其次,“关系”律师或中间人通常会比较神秘,对于具体是如何与办案人员“沟通”的,不会详细告知当事人及其家属,理由是不方便说,容易误事;在案件进入下一个阶段,当事人催问结果时,会告知当事人其“关系”主要在下一个阶段,案件需要在下一阶段才能解决。

  我们在办案过程中,部分当事人、家属能够及时“醒悟”,撤销对这种“假关系”律师的委托,通过委托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力尽可能的帮助里面的人;也不乏部分当事人,在对“关系”产生怀疑后,仍然抱有幻想,希望在委托我们的同时,让“关系”律师继续运作,“两条腿”走路;当然也有少数“一条路走到黑”的当事人。

  对于重大,即使真的“有关系”,也未必能够“帮”的了当事人。我们办理过多起公安部督办、高院指定管辖的特大诈骗类案件(包括涉政府出口补贴、涉色情APP、涉合同诈骗等)。在我们接触的诸多案件中,也不乏有当事人提及,曾尝试通过关系“搞定”案件,但终都失败了。

  对于此类情况,我们通常给出的回复是:“重大、复杂、疑难”案件,尤其是涉及省级办案部门或是公安部、高检等部门督办的案件,你想通过“关系”解决问题,那这关系得“硬”到什么程度;况且不是一个部门的事情,能同时把这些级别的部门都搞定,那的确可以不请律师了。

  除此之外,在重大中,“关系”律师不仅没什么用,反而会成为出卖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帮凶”。因为在司法实践中,“关系”律师往往不加选择地直接进行“妥协投降”式的有罪辩护或进行“隔靴搔痒”式的无罪辩护。在重大、复杂的当中,如果辩方不以证据和法律为武器作斗争,完全放弃抵抗的“妥协投降”或走过场式辩护,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任凭宰割,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筹码,终受损的是当事人的利益。

  即便是有真的关系存在,鉴于关系律师与某些办案机关、办案人员存在利益上的密切联系(业务来源)。关系律师不可能为了当事人的利益而得罪办案机关、办案人员,有些没有职业道德的关系律师,反过来出卖当事人的利益充当第二公诉人,动员当事人认罪或直接做有罪辩护。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当事人自然是不知情的。

  典型案例一:广东某地区被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名的某当事人,花数百万重金请了“关系”大律师为其辩护,开庭前“关系”大律师动员此当事人认罪,被其坚决拒绝。后当事人家属去外地请了一刑辩大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结果在此律师的据法力争、据理力争下,将其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打掉,这样的结果,是“关系”律师无法想象的。

  典型案例二:在笔者承办的某一被控特大票据诈骗案庭审辩护阶段,本案第一被告人的某“关系”律师,在没有阅卷的情况下,庭审发表辩护意见时,东拉西扯。首先自认是空头支票,只是不构成票据诈骗;说公司交企业所得税少不等于公司没有经济实力,可能涉嫌逃税方面的问题,但不是诈骗或合同诈骗;公司的财务报表是否有问题有待核实,对银行不构成合同诈骗或票据诈骗,是否涉及骗取,是另外一个问题;后说第一被告人不是主犯,可能是从犯。而他的当事人自身是做无罪辩护的,这样的辩护无疑是在“坑”当事人。

  由此可见,“关系”律师由于利益关系、专业水平的限制,往往无法进行有效的辩护(尤缺无罪案例);有些“关系”律师不仅抓不住要点,甚至还将其他无关的罪名扯进来让当事人“引火烧身”、出卖当事人的利益。这一点,当事人未必能明察。

  关系或许能提供一些小便利,但在关键问题、大是大非上,关系是靠不住的,唯一靠得住的就是律师的专业意见;尤其是重大案件,如果案件在法律上不过关,找谁都没有用。像“e租宝”这样有全国影响力的案件,以及那些公安部、各地公安厅督办的重大案件,如果在法律上不过关,再硬的“关系”也是徒劳。

  三.对于重大,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以事实、证据、法律为依据,据法力争、据理力争才是唯一出路

  笔者认为,在一个法治不断完善的社会,尤其是对于重大,“关系运作”之路已然走不通,而专业、尽责的刑事律师的介入,对于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追求理想的辩护效果至关重要。

  在的不同阶段,专业的刑事律师有不同的工作内容和侧重点。以诈骗犯罪为例,司法实务中有不少民事纠纷的主体,在发现对方存在违约行为或者民事欺诈行为时,常会以刑事诈骗犯罪进行控告,办案机关常会在初查后,错误的将民间借贷纠纷、民事欺诈误以诈骗犯罪进行立案。

  对于此类的立案,需要专业的刑事律师介入与沟通,以专业的法律意见将民事纠纷与诈骗犯罪进行区分,促使公安机关查明事实,撤销案件。

  同时,需要抓住批捕前的黄金辩护时间,对于一些不懂行、不尽责的律师对家属提出的“侦查阶段无法阅卷,什么也做不了、只有等”的荒谬言论,实在不想过多评论。只有”通过会见、与办案机关沟通、外围调查、申请调取有利于当事人的证据,以专业的法律意见阻击检察院的批捕,以事实、证据、法律作为武器,充分的论证当事人无罪理据,才有可能争取有利与当事人的结果。

  对于已经批捕且到了审查起诉阶段的案件,律师需要充分阅卷,熟悉掌握控方的证据和入罪思路,“知己知彼”方能针对性的提出辩护意见、撰写法律文书,进行有效辩护。尤其是做无罪辩护的案件,辩护律师就得深入细致地审阅全部案卷材料,不得有任何遗漏。因为中国的刑事审判是以案卷中心主义,有效的辩点就藏于细节中,要做到对案卷材料烂熟于胸的程度。要做到这点,应当具备以下三个基本条件:

  1.要保证有充分的阅卷时间。阅卷时间是否充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律师每年的办案数量,一些重大的案卷动辄几百本,涉及到几万页甚至几十万页的证据材料,试想一个一年办案超过30起案件的律师,哪有时间去充分阅卷?

  2.要做好阅卷笔录。尤其是案卷材料很多的案件,如果不做阅卷笔录,如何在法庭上有针对性地对控方的举证进行质证?做好阅卷笔录,才能精准地找到控方举证内容具体所在位置,主要内容是什么?是否全面?有利不利的点是什么?如何质证应对?

  3.阅卷需要律师亲力亲为。阅卷不是简单的一个看卷的过程,它凝聚了阅卷人的专业认知、经验见识等,单靠助理阅卷往往会有遗漏的,无法充分发现问题。涉及当事人的生命、自由与财产,容不得失误,律师阅卷也得亲力亲为才能保障办案质量。

  到了一审阶段,律师的工作核心是准备一审发问提纲、质证意见、辩护词等辩护文书,为庭审做好充分准备。

  1.庭审的发问。包括对当事人、其他被告人、出庭的证人、出庭的鉴定人,甚至包括对出庭的侦查人员的发问。其中核心是对当事人的发问,在庭审之前一定要与当事人沟通“演练”好,对被告人有利而问。发问要简单明了,否则会影响回答的效果;发问还要有技巧地避免重复,以免被法官制止。

  2.庭审质证。在刑事诉讼程序中,对控方提交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证据资格、证明力)等方面进行反驳、否定,或对当事人有利的证据进行举证,以达到有利于当事人的目的。对于存在无罪理据的案件,质证可以说是律师辩护重要的环节。排除明显是法律定性上不构成犯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中如果辩方对于控方提交的,证明当事人有罪、罪重的证据都没有异议,那么无罪辩护的基础何在?无论是发问还是辩论,都将脱离证据而言之无据。

  3.法庭辩论。两点核心问题:一是要结合具体的证据材料;二是要与定罪量刑有关。这样才会有理有据、切中要害。辩护律师在发表辩护意见时不能自相矛盾,如果对无罪辩护没有把握,在征得当事人同意的前提下,可以选择“骑墙式”的无罪辩护,但中间必须要有一个符合逻辑的切换。比如说,辩护人坚信被告人是无罪的,如果法庭不认可辩护人的意见,建议法庭注意以下对被告人有利的情节,也就是有利于被告人的轻罪、罪轻、量刑情节。这样才能自圆其说、水到渠成。

  专业的刑事辩护必然是建立在充分阅卷、会见沟通、与办案机关进行沟通、专业的辩护文书的基础上。所谓“弱国无外交”,这句话不仅在处理国际关系时经常适用,在司法实践中也普遍存在;尤其是重大、复杂、疑难,尽责、专业刑事律师的“依法抗争”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尽责、专业的律师,是以法律和证据为武器,通过据法力争,据理力争,才是实现当事人权益大化的正确路径。

  相关链接:

  ·600757股票 港股多只物管股创上市新高机构:2020年投资风口持续

  ·桂花祥股票 推进新基建生态环境基础设施不能少

  ·300063 乐在路上一人一车自驾巴基斯坦

  ·600502股吧 贵州股票配资平台:真牛所炒股配资门户科创板炒股杠杆股票配资证券开户交易公司

Tags:股票知识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